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十分钟后,宸宸被魏振辉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跟煮熟的虾一样。

    嘴唇紧紧地抿着,小脸绷着,一脸委屈地看着苏绵。

    妈妈,你男人下手太狠了,他这哪是给我洗澡,分明是给我扒皮!

    苏绵当然也看出来了,心疼地皱眉,“辉哥,你给宸宸洗澡小点劲,小孩子皮肤嫩,你看你都给洗红了!”

    魏振辉白了她一眼,“男人要那么好的皮肤干嘛?衣服呢?”

    苏绵拿过干净的衣服想帮他换身,被魏振辉一把抽走。

    “我来就行,媳妇你歇着,他一个男子汉怎么能让女人给他穿衣服。”

    宸宸:……

    你才男子汉,我只是个宝宝啊!

    苏绵也是一脸无奈,不过她可不敢惹这个时候的某人。

    她要是再帮宸宸说话,晚上有她受得,某人的战斗力恐怖如斯啊!

    换衣服这件事魏振辉做得不多,但只要他在家都是他做,所以,现在也算熟练工,很快就帮宸宸换好。

    然后还在他脸蛋上捏了一下,“快去睡吧,爸爸要跟你们妈妈聊会天。”

    宸宸的脸唰的就红了!

    真当他是小孩,什么都不懂?

    哼,分明是他想睡妈妈,霸占妈妈,还说的那么委婉。

    也没见你们聊一晚上,聊着聊着还不是把妈妈睡了?

    可惜他人小势单力薄,挥舞着小拳头根本没人理会他。

    安抚好两个宝宝,两人洗漱后,苏绵就把今天的发现和魏振辉说了。

    魏振辉听完陷入了沉默,剑眉紧拧。

    说实话,昨天他也对陆远征起了怀疑,一切有嫌疑的人都值得怀疑。

    他虽然露出杀意,那也不能证明他就是山狗。

    他那时神智不清楚,所作所为根本就不能代表什么。

    至于苏绵提供的这个线索,也许只是巧合。

    丁乐人名字里也有瑞!

    两人都有作案时间和动机,没有证据,不好下定论,到底谁才是山狗?

    见他半天没说话,苏绵伸手摸了摸他刀削一般的下颌,小声问,“辉哥,你有什么想法?”

    其实以苏绵的急性子,她都想现在去医院,当面问问陆远征,他虽然神志不清,总有清醒的时候。

    罗教授已经说了,他的情况会越来越好。

    她就不信逼问不出来。

    魏振辉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闷笑出声。

    知道媳妇的急性子,就是等着他拍板呢!

    他抓住苏绵的手,放到唇上轻咬一下,“媳妇,别急,我们好好分析一下。”

    苏绵点点头,然后乖巧的挪进他怀里。

    魏振辉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能安抚她暴躁的情绪。

    “你觉得证据还不够?”

    “嗯,还有就是太巧合了,我们刚发现丁乐人的名字跟瑞有关,现在又冒出一个。我是觉得会不会别人故意误导,毕竟陆远征现在神智不清,而且救不救得回来还两说。如果我们认定他是山狗,那真的山狗岂不是逍遥法外了?”

    魏振辉的意思,苏绵懂了。

    他还是觉得山狗不是陆远征。

    “明天我们再看过陆表哥,再做打算。”

    (妖精们,鸟爷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