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了麦戈。”嘉尔蒂亚摇头,她的背上依然是那一把大剑,和以前比起来,只是多了一条长斗篷,随时可以拉起来的兜帽此刻垂在后面,“我们即将进入黑沼泽,也许你们应该——“

    “停!”叫麦戈的矮人——没错,这正是一个纯正的矮人,有着一个大大的鼻子和遮住近半张脸的棕色大胡子,和他的头发一样被打成了粗粗的辫子垂着——他一口气灌下项目酒杯里的酒,脸在篝火光芒的照射下红红的,“没有矮人会因为危险离开他的伙伴,更没有佣兵会因为惧怕危险放弃挑战,麦酒矮人佣兵团挑战黑沼泽,兄弟们,让我们开怀畅饮放声歌唱!”

    “噢!”一圈矮人个个脸色通红,高举橡木酒杯在篝火上方碰在一起,一边喝着一边唱了起来。

    那是矮人的语言和歌谣,简单的句子却组合出热情洋溢的曲调,一个个上百岁的矮人们此刻看着就像是无忧无虑的孩子一样。

    “……”看着这群矮人们又一次自顾自地定下跟着他们一块的安排,嘉尔蒂亚头疼地按了按额角。矮人们现在已经喝成一团,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她坐下来,再看另一堆篝火边上,那边围坐着的人却比这十几个矮人要沉默很多,两边明明挨得很近,却像冰和火一样完全无法相融。

    距离塞勒斯海湾的那场突袭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在那场意想不到的突袭中,守护在凹地的本就少的成人死伤惨重,眼看着孩子们即将面临被屠戮的结局时,嘉尔蒂亚几人终于赶回来。

    那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斗,嘉尔蒂亚、西芙、乔哈特、哈洛提四个人,靠着突然打得对方措手不及乱了阵脚,但来到凹地的是利维纳联邦贵族名下的正规岛屿守备军,更可怕的是,在这群达百人的守备军中,竟然还藏了竞技大赛中引发所有人恐惧的蓝血杀戮者。

    当嘉尔蒂亚被冰刃刺中腰腹时,她发现这种可恶的只为杀戮存在的蓝血杀戮者,罗德里高的死亡和幽灵船上的尸体异变也重新浮现,嘉尔蒂亚全身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本源魔力,直接将周围炸出了一个坑,魔力爆炸范围内的几名蓝血杀戮者以及守备军被炸得粉碎。

    失控的本源魔力反噬,差点毁了嘉尔蒂亚,所幸在危急关头被麦迪布斯拼尽全部的魔力暂时控制,然后被西芙干脆利落地敲晕。

    剩下的几十个守备军,却是西芙和被嘉尔蒂亚爆发出的本源魔力波动吸引过来的夜曜兽屠戮殆尽。

    他们放火烧掉了整个凹地,毁掉所有的尸体和痕迹,用最快的速度从凹地逃离。

    感谢菲特帝国对利维纳联邦势如破竹的快速入侵,之后的躲避路途中没有再遇上成建制的守备军和可怕的蓝血杀戮者。

    只是,平静快乐度过几年的孩子们,在死亡的痛苦面前,都沉默下来。

    “所以,人们都说,获得矮人的友谊是幸运的事情。”麦迪布斯走了过来,站在嘉尔蒂亚边上,同样看着那边篝火旁的孩子们。

    除了那十几个孩子因为当时所有人的拼命保护,都没有受伤外,成年男子只剩下与嘉尔蒂亚一同归来的乔哈特洛哈提、元素法师麦迪布斯、以及木匠坎特大叔,失去了一条腿的青年文森特,再就是五六名女性。

    一瞬间,这支不得不躲避在凹地生活的卡米拉尼达遗族,失去了几乎所有做主的人,甚至连保护自己的力量都几近为零。

    最后,还是麦迪布斯提出嘉尔蒂亚成为这些人的新的首领,他用他积累下来的威信决定了这件事,同时也将这个责任套在嘉尔蒂亚的头上。

    嘉尔蒂亚无从拒绝,她也没有任何拒绝的打算。在火焰吞噬幽灵船的那一刻,嘉尔蒂亚看着映红海面和天空的大船,就已经决心为自己,为所有的不公向世界宣战。

    在思考过后,嘉尔蒂亚决定带着存活下来的人沿着最被忽视的南边,进入黑沼泽,彻底离开利维纳联邦。遇上麦戈也是一场意外,嘉尔蒂亚以为对方是接了任务过来,而麦戈是为了打架。之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麦迪布斯*师,您的伤还没好,篝火边上能让你暖和一些。”嘉尔蒂亚连忙站起身,尊敬地对麦迪布斯说。

    这位法师用所有的魔力才勉强控制住嘉尔蒂亚的本源魔力,他没有任何一点给自己的防御,在控制的过程中也受了不轻的伤。

    “我的孩子,你在烦恼。”麦迪布斯笑着说,手中的法杖轻轻晃了晃,周围暖和起来。

    嘉尔蒂亚忍不住看了眼麦迪布斯的法杖,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但元素魔法师独特的元素控制能力还是让人惊讶和向往。

    “这只是点小小的恶作剧,你说的没错,年纪大了确实比较怕冷。”麦迪布斯微笑着朝嘉尔蒂亚眨眨眼,那边篝火旁边的孩子们已经感觉到温度好像降了一点,有孩子拨弄了一下火往里添了点木柴,有孩子挨得更紧了些。

    元素魔法师的魔法,是控制元素,但不是凭空创造元素。

    嘉尔蒂亚笑了笑。

    “所以,你在烦恼什么呢?”麦迪布斯虽然是提问,视线却落在了另一堆篝火,那群已经开始东倒西歪的矮人们身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说麦戈离开我们。”智慧的老者总是让人更容易说出烦恼,寻求疑问的解决方法。嘉尔蒂亚也是如此。

    麦迪布斯却将问题丢了回来:“可是,为什么要他们离开?”

    嘉尔蒂亚愣住了。

    因为和卡米拉尼达同行,会被扣上神弃者的罪名,被整个阿斯诺克大陆、被拥有神的庇佑的人们追杀?

    可是,神弃者的罪名本身就是不公正的。高高在上的神明给卡米拉尼达遗族定了罪,灾难和战争让所有人将仇恨集中在这些被定罪的人身上。没有人会去质疑神的审判,除了被定罪的人。

    嘉尔蒂亚不知道五百年前的神殒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的卡米拉尼达一族是否是无辜的,但现在的族人没有醉。他们因为无法选择的血脉和身世,从诞生的那一刻就被刻上弑神罪名判定死刑,这就是不公。

    既然她根本就不承认这项罪名,那她又怎么能将这作为让矮人们走的理由?

    想了一圈,嘉尔蒂亚发现她无话可说。

    而麦迪布斯也再度开口:“我的孩子,他们选择与你同行,这已经是他们作出的判断。”卡米拉尼达并不难认,何况自从凹地那一场异变,那只成年的夜曜兽就跟在了嘉尔蒂亚身边,这些矮人们知道他们选择同行的人是什么人。

    “我认为,你只需要怀着感恩的心情,接受矮人们的帮助。”麦迪布斯看着嘉尔蒂亚,眼中透着慈祥和睿智,“相信在他们需要的时候,你也不会犹豫,对吗?”

    “当然。”嘉尔蒂亚立刻点头。

    目送着麦迪布斯前往篝火那儿,直到他在孩子中间坐下,微笑着与孩子们说话,嘉尔蒂亚才重新坐下。

    她身边始终坐着另一个披着斗篷的人,之前悄无声息,然后在这时说了话。

    “嗬嗬嗬,所以说每一个魔法师最擅长的都是说话。他们能用最玄妙的语言让听的人照着他们希望的方式思考,然后心甘情愿地踏进早就准备好的陷阱。”西芙的语调,依然是一贯来的嘲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