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帝至尊之邪妃太嚣张 第111章 森罗殿残皇(一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凤幽月一脸茫然的看着他,问:“你认识我?”

    “你不记得我了?!”男子拔高声音尖叫,好像被揪了毛的公鸡,“你竟然不记得我!”

    凤幽月:……大兄弟,你别是个傻子吧。

    男子看起来很生气,眉毛都竖起来了,他指着凤幽月,高声道:“瑶城,胡同,你曾经用雷劈过我!”

    凤幽月还是一脸茫然。她盯着他的脸,在脑袋里搜索半天。终于,一段早已经被她扔到垃圾桶里的记忆模糊的浮了出来。

    那还是她刚到七星学院的事,有一日她休沐日去瑶城办事,在一条小巷里遇到了两个年轻男子。

    那两人长得油头粉面的,欲对她行不轨之事。于是,她放了一个雷劈了二人,并且大喊‘非礼’引来了四周的居民,然后自己跑了。

    “啊!我想起你了!你叫那个那个……”凤幽月想了半天,一拍脑门,“你叫什么来着?什么绿……”

    男子脸一黑,咬牙切齿:“我就竹青公子!”

    “啊,对!就是竹青公子!”凤幽月似笑非笑的挑了下眉,“没想到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少女的竹青公子,竟然是紫阳山庄的公子啊。失敬,失敬!对了,那日被瑶城老百姓围殴,竹青公子可有受伤?”

    糗事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翻出来,姬竹脸色五颜六色,精彩极了。

    他恶狠狠的瞪着凤幽月,如果视线能杀人,可能后者已经死了几千回。

    “你、还、敢、说!”姬竹拳头紧握,目眦欲裂,他指了指凤幽月,“跪下!道歉!本公子就原谅你!”

    凤幽月高高挑起眉,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智障。

    “哈!”秋彤看了半天戏,终于忍不住笑出声,“姬二公子真有意思,竟让炼药公会银级一等长老给你下跪,真不知是你二公子脸面大,还是紫阳山庄脸面大。”

    “什么?!”

    “你说什么?!”

    姬竹和姬紫齐齐失声尖叫,不可置信的看着凤幽月。

    银级一等长老?!

    就这个小丫头片子?!

    “这不可能!”姬竹大吼一声,“你明明就是北幽域来的土包子!”

    凤幽月脸色一沉。

    “北幽域来的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秋彤忍不住怼回去,“幽月可是炼药公会温祥老祖亲自认证的银级一等长老,姬二公子,难不成你是在质疑温老祖的决定吗?啧啧,等以后有时间,我定要让爷爷和二老祖交谈一番,说一说今日之事!”

    姬竹的脸顿时就白了,就连姬紫也有些懵。

    这时,一个中年男人向这边走来,沉声问:“怎么了?”

    姬竹和姬紫肩膀齐齐一抖,转身向那人行礼:“父亲。”

    父亲?

    凤幽月讶然的看了那中年男人一眼,原来这位就是紫阳山庄的现任庄主,姬峰。

    姬峰走过来,暗沉的视线在几个年轻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秋彤脸上。

    他微微颔首,“秋少谷主。”

    “姬庄主。”秋彤拱了拱手,含笑道,“爷爷让我给您带好。”

    姬峰眸光微闪,点头道:“谷主有心了。此处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秋彤笑了一声,“这就要问姬庄主的女儿和儿子了。”

    姬峰眉头微皱,看向姬紫和姬竹,神色仍然冷漠无比。

    “怎么回事?”他寒着声音问。

    姬竹的肩膀狠狠一抖,似乎很惧怕这个父亲。

    倒是姬紫,脸色如常的道:“之前女儿与这位凤姑娘有过一面之缘,特来寒暄一番。并未发生什么事,父亲多虑了。”

    “凤姑娘?”姬峰这才注意到凤幽月的存在,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愣神了片刻,才道,“这位姑娘是……”

    “幽月是炼药公会银级一等长老,也是我的至交好友。”秋彤插话。

    “原来是凤长老,姬某失敬。”姬峰又盯着凤幽月的脸看了一会儿,才转头对姬紫姬竹道,“沧海大考在即,莫要胡乱走动,随我回去。”

    姬竹好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跟在姬峰身后屁颠屁颠的走了。倒是姬紫,在离开前冷冷的看了凤幽月一眼,眼底尽是阴霾之色。

    一场风波平息,凤幽月站在原地,皱眉看着姬峰的背影。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不好,非常危险。

    “看什么呢?”秋彤捅了捅她,“那姬庄主比云大人好看?”

    凤幽月收回视线,冲她翻了个白眼,走回椅子上坐下:“我就是觉得这人很危险。”

    “你的感觉是对的。”秋彤坐在她身边,压低声音,“在紫阳山庄这么多任庄主中,姬峰绝对不是最有才华的那个,但他的手段却是最狠的。我听我爷爷说,这男人在十四岁的时候,就亲手杀了自己的四个亲兄弟。”

    凤幽月眼皮一跳,面露惊讶之色。

    “这还不算什么,”秋彤继续放炸弹,“在他十八岁那年,又亲手杀了自己的父母。”

    凤幽月脚底板升起一股寒意,她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低声问:“他家人对他不好?”

    “非也。”秋彤摇头,“姬峰他并非是上一任庄主所出,他的父母是前庄主的大哥大嫂,双方仇恨很深。姬峰杀光父母兄弟,是为了向前庄主表忠心。”

    凤幽月倒吸一口凉气,为了权利,亲手杀死养大自己的爹娘,这简直是……

    “丧心病狂,是吧?”秋彤哼笑一声,“这才哪到哪。他杀了亲生父母后,得了前庄主的重用。不过那老头忌惮他太过狠辣,迟迟不把少庄主之位传给他。你猜他怎么着了?”

    凤幽月摇头。

    秋彤:“他竟然勾引了前庄主最爱的小女儿!”

    “你等等,我捋一下。姬峰的爹是前庄主的亲大哥,那他就是前庄主女儿的……卧槽!乱、乱乱乱……”凤幽月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脑海里浮现出姬峰和前庄主女儿的关系图,三观都要碎了。

    “没想到吧?”秋彤一副‘你没见过世面’的表情,如同偷了腥的猫。

    凤幽月‘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那后来怎么样了?”

    “姬峰勾引了前庄主的小女儿,并且与她发生了关系。没过多久,那女子就怀孕了。前庄主知道后勃然大怒,当场就要弄死姬峰。谁知道他那小女儿突然跑过来求情,磕头磕的头都破了。”

    凤幽月:“那后来呢?前庄主答应两人在一起了?”

    “啧啧,你太天真了。”秋彤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姬峰的狠,绝不是你能想象的。你知道他怎么了么?他撺掇那姑娘给自己亲爹的饭菜里下毒,直接把前庄主毒死了!”

    凤幽月震惊的睁大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听天书一般。

    那女的是有多二百五啊?为了一个男人给自己亲爹下毒!

    “吃惊吧?”秋彤哼笑一声,“前庄主死了,姬峰在紫阳山庄呼声最高,顺水推舟的成了庄主。他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扣下了那女子,扬言要杀除掉她为前庄主报仇。可怜了那蠢姑娘,一尸两命哟!”

    凤幽月脑子里嗡嗡作响,她转过头看了一眼紫阳山庄的方向,姬峰正坐在主位上含笑与一位家主交谈,进退有度的模样一点也看不出曾经的心狠手辣。

    能够亲手杀死自己父母兄弟,又除掉深爱自己的女子和亲生骨肉,这男人到底有多狠?

    “所以,你千万要小心姬峰。他不是人,是个魔鬼。”秋彤给她倒了杯茶压惊,“姬峰有三个孩子,大女儿姬紫,大儿子姬肖,和小儿子姬竹。这三人完全继承了姬峰的翻脸不认人,窝里斗的天翻地覆。特别是姬紫,手段之狠和她亲爹有一拼。原本大公子姬肖也不赖,不过前段时间不知怎么了,突然变成白痴了。”

    凤幽月心中一动,想起在雪龙城时发生的事,默默的垂下头。

    ……

    在凤幽月和秋彤说话时,贵宾席不知不觉中坐满了人。

    凤幽月这是第一次见到东幽域的各方势力,只觉得到处都是强者的气息,甚至有几人压的她喘不上起来。

    秋彤坐在一旁,低声给她介绍在座的人,这让凤幽月对东幽域又多了几分了解。

    这时,入口处一阵轰动,众人自动分出一条路,一个身着玄色金边锦袍的白发男人迈着强势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贵宾席。

    男人长得十分英俊,外貌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一身上位者气息,每走一步,仿佛空气都跟着震颤。那一头显眼的白发随意披散,发丝随着清风飞舞。

    绝对强者!

    凤幽月正想问秋彤这人是谁,哪知秋彤忽然站起身。与此同时,三号桌、四号桌,所有贵宾席上的人都站了起来。

    凤幽月吓了一跳,一脸懵逼的跟着起立。

    白发男人脚步不快,但眨眼间就到了贵宾席。一路走进来,各方家族门派的代表纷纷行礼,寒暄不断。

    那男人充耳不闻,直奔这边而来。

    “残皇殿主,许久不见!”这时,一道带笑的女声响起。

    白发男人停下脚步。

    他偏过头,看向说话的锦华夫人,冷硬的五官稍显柔和。

    “锦华夫人。”他沉声道。

    锦华微微颔首,她一旁的林轩拉住妻子的手,对男人笑道:“许久未见残皇殿主。上次一别,已经是两年了。殿主近来可好?”

    “一切都好,多谢林家主挂念。”男子回了一句,不再多留,抬脚离开。

    凤幽月看着他走过炼药公会,穿过药王谷所坐的二号桌,最后停在一号桌前。

    男子身后一个侍卫模样的人走过来仔细擦了擦椅子,又拿出精致的软垫铺上,白发男人才落座。

    给他引路的沧海执事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轻声轻脚的离开了。

    原本还有些交谈声的贵宾席,在白发男人出现后,变得鸦雀无声。

    诡异的安静持续了片刻,直到沧海学院院长入场的钟声敲响,压抑的气氛才打开一道口子。

    凤幽月忍不住喘了一口气,捅了捅秋彤,问:“那人是谁啊?”

    秋彤也觉得有点闷,她松了松衣领,把声音压到最低:“森罗殿殿主,残皇。”

    森罗殿?

    凤幽月一脸茫然,那是什么?

    “你没听过也是正常的。在东幽域,大家都知道森罗殿的存在,却没人敢提。”秋彤偷偷用手指向白发男人,“那位殿主,是如今九幽大陆上修为最高的人,破虚三阶!”

    嘶——!

    凤幽月倒抽一口凉气,双眼因为受到惊讶而睁得老大。

    破虚三阶!

    她来九幽大陆两年多,第一次见到破虚境的人!简直是国宝啊!

    “是不是很厉害?”秋彤冲她飞了个眼,继续道,“森罗殿亦正亦邪,势力庞大,无人敢惹。特别是这位残皇殿主,在位两千年,战绩无数。五百年前,有一群人打着消灭邪教的幌子大军压境。被这位殿主以一己之力杀的精光。我听爷爷说,那一日简直是天地失色,血流成河。森罗殿外方圆百里都能闻到血腥味!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触森罗殿的晦气。”

    凤幽月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白发男人,光从侧影就能感受到强大的威压。

    就在这时,残皇忽然扭过头,一双冰冷的黑眸看了过来。

    凤幽月一愣。

    却没想,残皇也一愣。

    他盯着凤幽月的脸,眸光微微一闪,神色中带着几分茫然。

    “不知这位姑娘是……?”

    残皇的忽然问话,让大家齐齐看过来。

    凤幽月左右看了看,指着自己的鼻尖看着残皇,“我?”

    残皇点头。

    大家神色各异,这残皇殿主怎么忽然问一个小丫头的名字?难不成是看上她了?

    “晚辈凤幽月,是炼药公会的人。”凤幽月站起身,抱拳道,“残皇殿主有礼。”

    “凤幽月……”残皇低低的呢喃一声,并没有在回忆中找到和这名字相熟的信息。他微微点头,语气客气而疏离,“打扰凤姑娘了。”

    凤幽月摇摇头,坐回椅子上。

    大家见没戏看了,又把视线转回大考主台上。

    “诶,什么情况?”八卦彤又来了,悄咪咪的扯着凤幽月的袖子,挤眉弄眼,“残皇殿主怎么会询问你的名字?”

    ------题外话------

    这章章节数好,111,特别符合我单身狗清新脱俗的气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