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笑倾城:农家世子妃 第434章 你就别编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医笑倾城:农家世子妃 ”查找最新章节!

    秦苗苗轻轻地咦了一声。

    她没说什么,可柳飘飘就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不禁有些埋怨高鑫,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就在她撒谎之后回来,简直就是存心给她难堪。

    “你去哪了”她扶住高鑫,低声询问。

    高鑫眯了眯眼睛,似乎在回味什么,有些漫不经心地回道:“我能去哪啊,无非就是温柔乡。”

    他话说完,上下打量柳飘飘,不禁咂了咂嘴,颇有些嫌弃:“要我说你还真不如那里的姑娘,若是论伺候人,那可真是……”

    他还一脸意味未尽。

    柳飘飘真觉得丢人至极,被人拿去和那种地方的女子比较,还没比过,此刻就恨地上怎么没有地缝,她好能钻进去。

    就在这时,秦苗苗笑了一声。

    柳飘飘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再也没脸待在这里,就想拉着高鑫走人:“你快别说醉话了,我扶你回去休息。”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喝醉了”高鑫却不愿意进去,一转头看到了秦苗苗,顿时眼睛一亮:“你怎么在这里总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要说他对秦苗苗的感觉,那可真是复杂,既怨恨她让自己丢脸,还被袁金洲骂了一顿,却又觉得有一种无法抑制的蠢蠢欲动,驱使着他想要得到这个女人。

    秦苗苗没有搭理他,只是看着柳飘飘,眼中是一抹毫不掩饰的讽刺:“你方才说什么来着他在屋里睡觉,还没起来呢,这会儿怎么从外面回来的”

    柳飘飘哪里答的上来,她本来就要面子,尤其是在秦苗苗面前,便嘴硬道:“他早上起来出去了。”

    “那你怎么说人家睡觉呢”秦苗苗淡淡地反问,也不等柳飘飘回答,接着道:“行了,你就别编了,人家压根就没在家。”

    柳飘飘恨的咬牙切齿,可说不出反驳的话,这才是最气的:“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就算他没有回来,又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了。”秦苗苗轻描淡写地道:“反正这独守空房的滋味,谁难受谁知道呗。”

    说罢,她起身欲走。

    “站住。”高鑫忽然开口阻拦:“我方才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

    秦苗苗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句话就将他气得吐血:“听到了,不过懒得理你。”

    “秦苗苗!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她越是这个态度,高鑫就越是放不下,了涉及到面子问题,便恨声道:“我们走着瞧,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的。”

    秦苗苗转头看了他一眼:“再说一遍。”

    高鑫才不怕她,反正就一个女人,便腔正字圆,一字一顿丢重复了一遍:“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我会让你抓着我的衣摆求我要你。”

    “呵。”秦苗苗冷笑一声:“我跟你们说,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是不是疯了还是没睡醒”

    否则青天白日,做什么白日梦呢。

    高鑫仿佛没听出来她的讽刺,目光一直盯着秦苗苗,泛着一丝贪婪的光:“你记住,总有一天……”

    “啪!”

    话还没说完,秦苗苗直接扬手一个嘴巴抽了过去,将高鑫都打懵了,她顿了顿,回手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高鑫给打醒了,噔噔后退两步,一脸狰狞外加不敢置信:“你居然敢打我”

    打就打了。

    秦苗苗不会后悔,还觉得无比痛快,甩了甩用力过度有些麻木的手心,面容冷漠不可侵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也记住我的身份。”

    高鑫到底也不笨,那话里话外的提醒,让他瞬间想起眼前的这个女子乃是皇帝亲封的三夫人,一时还真不敢继续放肆。

    秦苗苗哼了一声,随后扬长而去。

    留下站在原地的高鑫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顶着两个巴掌印,瞧着分外可笑。

    当天晚上,他再度出门了,柳飘飘倒是想要阻拦,可惜被他说了一通,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出门。

    来到花街,一如既往叫了几个姑娘,叫文敏时,妈妈却说最近她身子不舒服,不能伺候,当即就有点不乐意了:“昨个我来,她就没来伺候。”

    妈妈忙赔笑:“是是是,等文敏身子好了,我一定让她来,好好陪公子喝上几杯。”

    瞧他脸色还是不好,妈妈冲几个姑娘们使了个颜色,她们立刻缠了上去,高鑫哪受得了温香软玉,立刻将文敏抛在脑后。

    次日清晨,他穿好衣物准备离开,去结账时发现钱袋不见了,回屋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他琢磨着应该是丢了,便和妈妈商量回去取了银子再给她。

    岂料,妈妈脸色一变,冷嘲热讽道:“没钱啊没钱就别来了,来咱们这儿还没有赊账的,这么多年您可真是头一份儿。”

    高鑫的脸色有些难看:“我不是赊账,只是钱袋丢了,回去立刻让人给你送来。”

    “这可不行。”妈妈却不同意:“万一你走了之后再不来了,我找谁要钱我听说你住在将军府,我可不敢去将军府要钱。”

    “那你想怎么样”高鑫脸色一沉。

    “给钱。”

    妈妈的意思也简单明了,给钱就完事了,可高鑫现在都不知道钱袋掉在哪里了,根本拿不出银子,再一看妈妈贪婪的嘴脸,顿时有些怒火中烧:“我来你这里这么久了,你还怕我不给钱吗”

    “呵呵。”妈妈轻笑一声。

    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高鑫也来了火气,放狠话道:“我告诉你,今天我就要走,等回去之后,我会派人送来,可你要是再纠缠,别怪我要你好看!”

    妈妈哎哟一声,拍了拍饱满的胸脯:“可真是吓到我了,我还没见过不付钱还理直气壮的人,想赖账就直说,别找那么多理由。”

    她看了一眼围观人群中的人,立刻有人出声,开始煽风点火,将高鑫说的脸色青白交错,怒急撂下一句狠话:“好好好,我们走着瞧。”

    最后在几个属下的保护中离开了花街。

    人是走了,可他却出名了,毕竟去花街本来就不是好事,尤其军队纪律森严,去了花街不付钱,还威胁人家,一时间这事传的沸沸扬扬,他简直臭名昭著。

    当天晚上,秦苗苗夫妻俩正在闲话家常,说起这事,两人都觉得好笑,正说着呢,就见程阳将文敏带回来了,他护着文敏进屋:“将军,花街着火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