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吃拉面的竞赛,最终还是鸣人获胜了,当他将第十个面碗堆到风间凉太旁边的时候,已经是撑得趴到餐台上了,看到鸣人捂着肚子正准备举手再要一碗,伊比喜终于放弃了,将剩下小半碗的拉面往前一推,一头载下,绝望道:“我实在吃不下了。”

    一直从中作梗地风间凉太也是十分吃惊,鸣人不大的肚子里居然装得下这么多拉面。

    吃罢,鸣人还不忘提议要和凉太以及木叶丸一起报名参加月见节的庆典,对这个有些冒昧的请求,伊比喜的态度没有刚才的决绝,只是礼貌地拒绝了,他表示要先回去请示火影大人才行。

    甚至他还很大度地结了账,才带着木叶丸离开,这让风间凉太和鸣人对他的看法改观了不少。

    谢过了一乐大叔,告别佐助,风间凉太一路搀扶着鸣人回到了家里。

    今天是正式注册成为忍者的第一天,这以后就可以由他的老师去接受委托,开始任务。

    风间凉太有些期待,不知道有什么任务在等待着自己。

    吃饱喝足,习惯晚睡的他不想修行,拿出纸笔准备和系统交流交流感情。

    虽然这个系统很坑爹,但是风间凉太也发现,自从有了它,自己的修炼生涯虽然苦不堪言,却也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赶上了一般下忍的进度,查克拉什么的,他虽然不怎么会用,但也是涨了好几倍。

    所以该抱的大腿就要抱到底。

    然而系统只是稍微恭喜了一下他,就以它正在长身体为由,要早睡早起,下线了……

    靠!感情它还真把自己当萝莉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稍等。”

    一向小心的他仍然将自己的“聊天记录”销毁。

    开门,是带着甜甜微笑的井野,还有一个让风间凉太有些意外的人——刚刚认识的**阳师安藤直美。

    “贸然来访,还望见谅。”阴阳师依旧是穿着她那身素白的制服,礼貌的语气温婉柔和,丝毫不显得生分。

    请进门,风间凉太端茶倒水,招呼着,询问她们的来意:“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过来啊。”

    井野是不常来风间凉太家里的,此时正好奇地四处打量着,现在天气转凉,她却穿得单薄,简单的T恤外面套了一件小外套,超短的短裤,大腿露着,下面缠了一圈圈的白色绷带。

    她跪坐在穿着宽大袍服的**阳师旁边,难得地表现出小鸟依人的样子,风间凉太有些好奇她们是怎么认识的。

    看出了他的疑惑,善解人意的井野便解释说:“我是特意过来告诉你明天去集合的,阿斯玛老师要帮我们接任务,今天一天都没找到你人,只好到你家里来了,顺便给你带了点吃的,哼,左等右等你都没回来,幸好直美姐姐好心的接待了我。”

    “那吃的呢?”风间凉太从中提炼出了最关键的信息,带了吃的,便追问她。

    “刚刚吃掉了呗,谁让你不早点回来,是吧,直美姐姐。”

    这时候**阳师正优雅地放下水杯,插话道:“我来正是为了告诉你,我刚刚搬过来,就在你对面,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少不了有互相打扰的时候,还请多多指教。”

    虽然她是自己的债主,但风间凉太对她挺有好感的,没有问什么,淡定地接受了自己多了一个美女邻居的事实。

    显然已经被**阳师攻略了的井野挽着她的手,小声地在安藤直美耳边说着风间凉太的坏话,风间凉太自然不满她的诽谤,悄悄瞪了她一眼,被井野吐着舌头给无视了。

    “我记得以前对面住的是一个退休的忍者,见过几次,挺不错的爷爷——他搬走了吗?”

    “好像去世了,听说是倒在外面,就那样突然地走了。”

    “挺可惜的。”

    “是啊。”

    闲谈中,本来有些伤感的话题却并没有人觉得感伤。

    风间凉太叹息一声,无名的忍者,一生都奉献给了木叶,活过了大大小小的任务和几次忍界大战,却静悄悄地死去,不被人知道,不被人在意。

    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的井野赶忙转移话题,问起风间凉太一天的行程。

    风间凉太告诉她们鸣人逗比的证件照,提到了他们新收的影三代小弟,自然略去了木叶丸痴汉一般的修行过程,一起笑过了伊比喜老师的好色,惊讶于鸣人的食量。

    两个女子都有意地让风间凉太主导话题,他自然也说得头头是道,频频让她们发笑,气氛渐渐变得热烈起来。

    风间凉太自然也有试探过安藤直美的来历,可是她说话滴水不漏,也没问出什么。

    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债主,美丽的有些过分的新邻居,风间凉太还是很有防备心的,看到井野十分喜欢她口中的直美姐姐,怕她吃亏,风间凉太把她拉到一边,提醒道:

    “你可不要被她美丽的外表骗了,我告诉你,她可是个财迷,你最好别找她买什么东西。”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疑心太重了点。”井野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看直美姐姐挺好的,她可是阴阳师呢,听说还是什么大家族的继承人,自然神秘一点。”

    “总之别找她买东西就是了。”

    “这个……”井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将一个粉红色的平安符塞到风间凉太手里。“我已经买了,这个是给你的,还有鹿丸和老师的,粉红色呢,还画着小猫咪,多好看呀。”

    风间凉太一副“你看,我说了吧”的样子,无奈地收下了那个平安符。

    “其实也不贵。”井野解释着,“咱们一人一个,以后阿斯玛班一定都会平平安安的,是吧?”

    “反正是你的钱,你爱怎么花怎么花。”风间凉太说道。

    井野促狭一笑,说:“忘了告诉你,这个月你的工资被我征用了,你没有意见吧?”

    怎么会没有意见!

    自然要要回来,但是井野不肯,蹦蹦跳跳地跑到安藤直美身边,撒娇说:“直美姐姐,凉太刚刚和我说你是个骗子呢。”

    安藤直美抬起头,淡淡地扫了一眼风间凉太,笑容可掬:“风间君,你好像对我有些误会啊?”

    “没有,没有,开玩笑的。”风间凉太在她清澈的目光下败下阵来,瞬间怂了,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学生。

    “那平安符,乃是我亲手所制,驱邪除魔,可保平安,你不要我可以把钱退给你们。”安藤直美说是这么说,可是风间凉太看出来她无论如何都不会退钱的。

    “自然是要的。”他很识相,债主可惹不起。

    井野看到他吃瘪,趁势问道:“那你的工资还要不要。”

    风间凉太恶狠狠地盯回去,义正言辞地说道:“要!”

    “直美姐姐,你看他!你可得给我做主啊,亏我还这么为他着想替他买平安符呢!”井野摇着**阳师的胳膊。

    一番争论,风间凉太付出了一个月在井野家花店“辛勤”工作的工资,得到了那个另类的平安符。

    幸好,我不缺钱。

    捂着兜里的一万块,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直美嗅觉灵敏地捕捉到了他的小动作,眼里突然冒出有如实质的精光,风间凉太暗叫不好,可不能让这个贪财的**阳师把自己最后的家当给要走,赶紧把她送走。

    给了风间凉太一个“今天先放过你”的眼神,安藤直美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门外,井野安静地立着,望着风间凉太,眼神温柔。

    微醺的灯光之下,她的身影有些单薄。

    苗条的身体,已经有些开始发育的胸脯,及腰的长发。

    风间凉太看着她,微笑,拿出那个粉红色的平安符,摇了摇,说:“谢谢你,井野,是挺好看的。”

    井野也拿出自己的,说:“嗯,要每天带着哦,再见。”

    消失在了楼道。

    那些年,原本的风间凉太和山中井野青梅变作竹马,各自长大。

    这一年,现在的风间凉太认识了已经是少女的井野。

    这一年,他十八岁。

    风间凉太回到房间,脑中尽是那甜甜的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