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找到回家的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峨眉传 ”查找最新章节!

    张弈眯了眯眼看着顶峰上的骄阳坚定道:“那是一定。”

    乾龙殿里长明灯点的明亮,五人围在一块商量着要去哪里找这五种力量。

    张奕合上手上的书缓缓说道:“周易里说天尊地卑,乾坤定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在天成象,在地成形。五行之源必定是以具体的形象存在各处。”

    “能量为体如干,物态为用如支。想要获取强力的五行力就得从这些古迹中获取,在相对应的地方才能得到想要的能量。”梓鸢也是想到这处眉黛笑意的对着几人道。

    “道家吕祖吕洞宾当年手持一柄神剑云游各处斩妖除魔,此剑名曰纯阳所以后世也称吕祖为吕纯阳。金乃是坚固的力量,有能柔能刚变革、肃杀的特性,峨眉山脚的纯阳殿正是集其刚烈之旺者,我们可以去那里。”汤怀踱步至殿门厅堂口,推开两扇闭着的玄窗,山间正是云雾缭绕,肉眼能见的水雾灌了进来,顿时能问到一股山间新鲜植物的气味让人神清气爽百骸舒畅。

    乾龙殿到纯阳殿路程不长,片刻的功夫几人就到了殿外长亭,殿前古木参天四周环境通幽,还铸有石碑数块灵气十足。登即殿内林染走到香案旁,见着殿内正堂摆放供奉的正是道家先师吕纯阳伏魔之像,抽出三支白檀点燃后插入香坛之中俯身三拜,吕祖祠庙岁时祭祀香火不断,几人见着也是焚香祭拜庇佑方羽。

    “偌大的纯阳殿我们要去哪里找呢”深深看着眼前的吕祖像一时也不知如何下手道。

    汤怀观察着四周的摆设,又看了看吕祖的道像道:“相传吕祖成仙之前受汉钟离十试方才得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经过吕祖的试验”深深连忙道。

    “有这个可能。”

    “可我们现在连试验是什么都不知道。”深深开始有点焦虑道,毕竟这只是一试后面还有四试刻不容缓。

    林染绕着大殿转了几圈细细看了遍,殿内陈设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几圈下来却停在这每日计时的漏壶前,“这漏壶有什么问题嚒”梓鸢见着上到跟前问道。

    林染思索了片刻说道:“来纯阳殿既然是寻金,金靠水生,销锻金也可变为水,所以金生水。我看这殿上也只有这漏壶中有水,所以怀疑这漏壶就是关键。”

    张弈也凑上前问道:“那你可有发现。”

    “此时约么已是申时,但漏壶里却是未时,这样一来便是晚了一个时辰。”林染指着漏壶又看着窗外的天色道。

    “那我们直接加水进去,补足这个时辰吧。”张弈以为已经解开谜团欢喜道。

    汤怀拍了拍张弈,摇了摇头说道:“不会如此简单。既然金能生水,定时得靠剑来补。”

    汤怀走向吕祖像前又是三拜,跪倒在蒲团上朗声道:“道祖先师在上,弟子汤怀今借师祖宝剑一用,待弟子将这时辰补足立马归还。”说着便是取下道像手中宝剑,腾身而起在殿堂之内舞剑起来。

    “朝闻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这时念的正是吕纯阳的诗词,吕祖本就是潇洒不羁仙风道骨的人物,此时的汤怀剑意习之妙哉进步非凡。

    “不负三光不负人,不欺神道不欺贫。有人问我修行法,只种心田养此身。”汤怀口中不停手上更快。道像手中所持本是木剑,但在汤怀手中却慢慢产生了变化,宝剑虽是木质却有了凌厉的剑锋,剑光四溢似乎能听到剑气划开空气的骤响,手中之物已然不是木剑,而是真正的纯阳剑。

    纯阳殿内剑气流转到处都是银白色的剑光,汤怀施展的峨眉山扶风剑法正是吕祖所创,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剑身上就附着滴滴水珠越聚越密,几人看着这个情况皆是松了一口气,又立马欢喜起来,看样子正是寻对了门路,金能生水,水多金沉,强金得水,方挫其锋。

    最后一剑刺向漏壶,水珠滚落正好填足需要补满的分量,时刻线重新回到申时。这时从漏壶内涌出一股金灿灿的金器力量,慢慢腾空而起化成一颗金色的舍利。

    汤怀一把将其取下捧在手中,舍利璀璨光芒闪闪,呼之欲出的能量让几人目眩。“好纯粹的五行之力啊。”林染从未见过如此刚强的力量夸赞道。四人围了上来细细观察着这颗舍利,梓鸢摸了摸汤怀手中的金舍利说道:“五行烙虽难可这股力量已是足够,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汤怀收起舍利看着几人道:“峨眉多木找起来方便,只是要取上上之力究竟要去哪”

    “春季万物开始复苏,故春属木,一定是四季如春且树木繁茂的地方。”深深思索着缓缓说道。

    “四季长春,树木茂盛这是...”林染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道:“洪椿坪上有三株洪椿古树已有千年之龄,且气候湿润四季常春,会不会是在洪椿坪”

    “极有可能是。”深深也是觉得极有可能应和道。

    张弈率先走到殿门喊道:“无论如何我们先去看看。”

    “走。”

    汤怀重新将宝剑重新插进吕祖道像手中,作揖一拜便又随几人赶往下一处。几人刚刚离开殿内,纯阳剑又恢复成了木剑,漏壶中水位也消退了下去,一切都恢复到几人没来之前的模样不改半分。

    五人赶到洪椿坪时已有数十人在此处搜索,看来对于木之力大家都想到了这里,几人相互看了看示意分开行动就散了开来。相传当初洪椿坪上的建筑有意把空间模糊化,将洪椿古树与洪椿寺相互转化达到一种天人合一、阴阳转化的空间意识,正是空间与时间亦虚亦实的联系。

    几轮收索下来已是夕阳西斜天色越发的昏暗,视线变得模糊陆续开始有人离开,转眼就只剩林染五人还在,几人也是聚在洪椿古木前商量起来。

    “寻了几遍也未发现特别之处会不会木之力不再此处。”梓鸢率先说道。

    汤怀看了看天色也是无奈说道:“天色晚了也看不太清楚,今日只有先回去明日在做打算吧。”

    刚准备动身却发现顾深深还洪椿树前没有离开,“天地万物,因果循环,生生死死,古木逢春,向死而生,寻木不只是找木的力量,而是寻找生命的力量。”深深抚摸着古书的木轮,感受着这千年古木的生命力。

    张奕刚想说什么却被林染拦住,“不要打扰她”。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汤怀起了一堆火四人就围坐在一旁静静等待。直到夜色渐浓顾灵深才从冥想之中回过神来,接着转身走到大伙旁边一同坐了下来。

    “怎样了”梓鸢见深深一脸沉思关切的问道。

    深深面色如水略带微笑的说道:“开始我以为生命力就是洪椿树本身,可是冥想时却一无所获。但在刚刚我发现了真正的生命力就在我们脚下。”

    “我们脚下,是这些泥土麽”林染问道。

    也许是长时间的冥想消耗过度,深深的脸色有些苍白,梓鸢担心的握住了她的手感觉一丝凉意,深深摇了摇头道:“不,是落叶,是洪椿数的落叶。万物的生死循环都有自己的依靠所在,这些依靠维系着生命的再生,世间最强大的生命力就是再生的力量,大家细细感受落叶的生命看有什么发现。”

    大家都开始屏气凝神起来,细细感受这些零落的洪椿叶,片刻之后五人的灵台都开始有了变化,灵台内几人看到了同一片景象,错综复杂的枝叶组成一块巨型的迷宫,灰白的丛林一片死寂败落的画面让人感觉窒息。

    “看来木之力是在这迷宫的出口我们需要穿越过去。”,汤怀看着眼前的景象说道:“这迷宫有三个路口,我和张奕各走一处,林染你和梓鸢照顾深深走一处,只要我们有一组能走出去这个阵法必定能破。”

    汤怀和张奕各自捏着手诀互道一声小心便进入了迷阵,林染这边深深已经体力透支梓鸢扶着才能慢慢前行,原本提议让深深在原地休息留梓鸢下照顾,但深深不愿如此还是要与大家一同前往。

    迷宫内部由枯枝杂草丛生,四处氤氲着湛蓝色的烟雾,“小心。”林染在前方探索,时不时的回头叮嘱两个女生,三人缓缓前进但绕了几个弯之后已无法分辨自己的位置,打头的林染却在此时停了下来,“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麽”梓鸢扶着深深走上前问道。

    “这个地方我们来过。”林染指着之前在路边留下痕迹道。

    “看来我们一直在打圈圈。”深深环视树丛道:“会不会是幻术”

    “有可能。”林染左脚在面前化了一个半圆,手上捏了个大金钢轮印,高喝一句:“破。”

    枯木丛里顿时一阵乱颤枝叶穿梭,仅仅数分钟之间迷宫里就换了一个模样。“看来这层幻术只是为了遮掩迷宫里的变化,每隔一段时间这树丛林就会改变一次形状,我们不能拖沓得赶紧在变化之前出去,不然会一直被困在此处。”林染转身蹲在深深跟前道:“我背你走上来吧。”

    “这...”顾灵深难得的害了羞。

    “你不是常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麽上来吧。”梓鸢也是笑道。

    深深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拘泥,便安静的趴在其背上,林染起身与梓鸢相视一笑,三人便向前飞奔而去,“你可不能比那两个家伙慢啊。”靠在背上的深深低声的说道声音轻的也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三人加快了脚步,大概只是半柱香的时间就来到了迷宫的深处,梓鸢本想放出信号给汤怀和张奕彼此联络,却发现迷阵之中无法使用联系的法术。此时迷宫内又开始了一轮新的变化,等转变停下时眼前的景象又有了新的变化。

    几人面前出现一座雄伟的人物雕像,只是因为年岁久远的关系显得有些斑驳不堪,石像长须及胸双手捧着稻谷迎风站立,浑身皆是树叶遮身仪态自若。

    “这是”林染问道。

    “是伏羲像。”梓鸢回答道。

    “为何此处有伏羲像。”深深话还未停石像手中的稻谷就染烧起来,连带着四周的枯木杂草也是全烧起来了,整个迷宫都是由草木组成火势一起便是熊熊烈火。

    “怎么会这样”火势迅猛顷刻间就点燃一大片,林染心中大惊,眼前的火海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梓鸢受不起这股热浪退到林染身后道:“传说火是由伏羲用雷电劈开树木而生,这场大火会不会是这石像所放。”

    火势太大林染也快撑不住了,起手就想放出降雨咒扑灭这场大火,刚起手做咒就被深深拉住,顾灵深本就虚弱加上这烈火熏烤已是头晕目眩。

    “你这是干嘛”

    “不可,万物皆逢死而生,所谓木生火,乃是木性温暖火隐其中,钻木而生火。这片枯丛毫无生命力正是需要一把火,才能唤醒新的生命,才能使万物生。”

    话刚说完深深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深深、深深...”眼看晕了过去,梓鸢急渡过一道真气护住其脉门。

    “没事,只是体力透支晕了过去,睡一觉就好了。”林染看着眼前大火燎原之势道:“虽然火不可灭,我们现在这个局面也要避开,走吧。”

    “嗯。”

    两人刚想后退,身旁突然窜出数支木条将其死死缠住,梓鸢和林染竟是一时难以脱困,眼见大火袭来不能闪躲,正是火烧眉毛的处境。

    “万物的生死循环都有自己的依靠所在,这些依靠维系着生命的再生,世间最强大的生命力就是再生的力量。”

    “万物逢死而生。”

    “万物生。”

    紧守灵台一丝清明,林染想起之前深深说到的木之力,突然就释然开来。如果说之前灵台里犹如一汪平静的水,而现在的感悟使水面泛起阵阵涟漪,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深深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发现又躺在自己的床上,旁边正是一直守候着的梓鸢。“终于醒了,害我担心了一整晚。”梓鸢扶起床上的深深递上一碗热水道。

    “我们怎么回来了,可有找到木之力”刚刚醒来正是口干舌燥,灌下一口水后想起昏厥前的事情急忙问道。

    “放心,木之力也是被我们拿到了,你看。”梓鸢指着深深的胸口道。

    顾灵深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胸口挂着一颗翠绿的舍利珠,舍利波光翠绿蕴含无穷的生命力,光是看着就给人一种生机勃勃之感,也是让人恢复元气的宝物。

    “后来林染带着我们跳入火圈,不成想竟是通过试炼,木之力化成舍利。原本死气沉沉的枯木迷宫,变成叶繁枝茂的花园。完成试炼已是深夜,又是林染又背着你回来,将木舍利留给了你盼你赶紧恢复。”梓鸢笑盈盈的说道:“下山的时候我们商议明天去术宗的般若殿,你赶紧休息吧好好恢复一下体力。”

    熄了灯深深却没在睡着,此时天色已是破晓,骄阳将出未出却点亮了朵朵云彩,山间吹着微风,溪水伴着落花。顾灵深坐在床边看着天边的光晕,抱着小腿下巴搁在膝盖上一动不动,不知想到什么又把脸埋进双膝里,看不清表情。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