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穿成今剑后发现身高不对 83.最后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新年祭?”

    坐在回廊下的今剑收回远眺的目光,望向身侧。

    距离他回到三条家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 那之后,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轨。

    虽然这个宅邸比以前要热闹了太多,不过, 除了较之前更为吵闹之外, 目前看来也不算坏。

    “没错,因为猜到兄长不太会关注这种事, 所以特别过来提醒了。”

    小狐丸微微一笑道:“今晚有祭典, 大家决定一起出门看看哦。”

    “会特意过来跟我说这件事, 是希望我一起去的意思吗。”

    今剑说着微微侧首,视线投向回廊的转角处——

    “怎么样,阿尼甲他同意了吗?”

    这过分跳脱的声线,几乎可以想见说话人像鹤一样, 咋咋呼呼地张开羽翼的模样了。

    “什么阿尼甲,白鹤君可不是三条派的刀剑, 总是叫错的话我们可是会很苦恼的。”

    石切丸温和却不容置喙道。

    “苦恼?”

    暗堕刀剑所独有的, 掺杂着凉意的低哑声音, 在此刻猝然拔高控诉道:“你们根本就是揍我出气吧!话说为什么每次这个小鬼惹事了, 都要我来顶锅?!”

    “因为你们都是鹤丸国永呢,哈哈哈哈,老爷爷我觉得揍谁都没差哟。”

    “没错没错,岩融我可没兴趣为难一个小家伙呢。黑鹤你的练度倒是很让我满意, 是个对手!”

    “别吵了啦!”眼见着话题越跑越偏, 小天狗骤然嚷道:“我都听不见今剑的话了, 究竟有没有同意呢……哎呀呀,不要挤我,好过分!”

    “……”

    角落里那方狭小的区域里,各色的衣料时不时要飘出来一块,然后又被后方的人扯回去,挤挤嚷嚷的,当真是好不热闹。

    小狐丸察觉到了今剑的停顿,顺着自家兄长的目光看去,当即眼角一抽:“兄长大人,他们……”

    “他们差不多也可以出来了,拙劣的掩藏。”

    今剑撤回视线,淡淡道:“怎么,特意把你推出来当代表,是觉得我会拒绝吗。”

    “咦,兄长不会拒绝吗?”

    小狐丸的毛发炸了一瞬,似乎有点受宠若惊,毕竟他以为自己需要花大功夫才能说服对方来着。

    “原本不会,至于现在……”

    今剑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

    “别别别,今剑你就去吧!”

    敏锐地捕捉到了今剑的话语,小天狗当即直接从角落里冲了出来,扑到大太刀的跟前,细细软软地撒娇道:“去嘛去嘛……”

    “阿,阿尼甲!”白鹤仗着个子小,也以状似踟躇实际绝对不慢的速度,迅速霸占了今剑身侧的位置。

    与这两个小家伙相比,后面姗姗来迟的付丧神们,就显得格外寂寞了。

    三日月宗近姿仪端丽地行至大太刀不远处,然后跪坐下来,抬袖掩唇,望着今剑静静微笑。那双新月般的双眸里,隐含的期待不言而喻。

    今剑一一扫过走出的众人,片刻后,淡淡垂眸:“如君所愿。”

    ……

    夜幕低垂了下来。

    因为是一年一度的新年祭,各处都被明亮的灯火点缀着。

    偌大的京都像是沉入了光的海洋,像坠入了星的河,迎接着新一年盛大的开幕。

    三条组加上两只鹤,不论从外表还是身份上来说,都很容易引起轰动。

    所以,众人便没有往热闹的地方凑,而是选了一个虽偏僻但也视野极佳的高楼,站在上面俯视着偌大的平安京。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已经一年了吗?”

    人在这种时候大抵是容易生出这样的感慨的,即便是素来大大咧咧的岩融也不例外。

    三日月微微虚起眸光,叹道:“真是奇怪呢,原本时间对于我们没什么意义,唯独这次,似乎确实过于快了些。”

    这么说着,新月的付丧神侧目,望向了身旁一语不发的今剑。

    被注视的银发付丧神若有所感,倏尔回眸,双瞳被灯火渲染成一片耀眼的金红,像最锋利的剑,最灼人的火。一如既往的,令人战栗,却又止不住地想要靠近。

    三日月微微收紧手,心下了然般地,露出了一抹笑——啊,原来如此。那是因为,这个人在这里啊……就算度过了再久的时光,也不会厌倦,只会觉得太短太短。

    “砰!”

    天空突然炸开了一道道花火。

    那些烟火被人们点燃,然后窜至夜空中,肆意展现着一生仅此一次的绚丽姿态。

    如火,如星,如花。

    它们是世间最璀璨的光的凝结,一开场便是波澜壮阔,即便结束也是绝美。

    “许愿吧,许愿吧!我听说这个时候祈祷的愿望,都会被神明实现的!”

    白鹤高举起手,木屐磕在楼顶的砖瓦上,发出雀跃又清脆的声响,引得众人侧目。

    “咦,真的吗?”小天狗瞪大了眸子。

    “哼,你们是笨蛋吗,说什么神明……”

    已经暗堕为妖魔的黑鹤,微微眯起眸子,轻蔑道:“你们自己不就是了吗,居然还相信这种幼稚的谎言,一听就是骗人的吧。”

    “不,即便是神明也是各司其职的,也许真的存在能够实现我们愿望的人也说不定。”

    石切丸正色道:“每一颗虔诚的心都弥足珍贵,应该肯定。”

    “想要做的话就快点哦。”

    小狐丸抬了抬下颚,狭长的眸子满是狡黠:“烟火都快放完了。”

    天上那些噼噼啪啪的火花,比起开始已经稀疏了不少,似乎快要接近尾声了。

    听到这句话,小天狗和白鹤当即立正身体,阖上双眸,合起双手,嘴唇嗡动着絮叨起什么。

    其余付丧神见此,对视一眼,随后竟有样学样,许愿起来。

    “喂,你们……”

    “偶尔相信些什么也不坏哦,黑鹤。”

    一句话堵住了漆黑的付丧神,黑鹤别别扭扭地扫了眼四周,发现除了今剑还神色如常地站着以外,其余人都开始许愿了。

    于是黑鹤干脆一闭眼,跟着絮叨起来。

    今剑望着莫名进入许愿活动的众人,淡淡地挑了挑眉。

    随后,他不紧不慢地抬步,向着前方跨出一步,同时,单手推动了本体的刀镡。

    “这种时候还有勇气闯入京都的妖怪,可不多。”

    被付丧神注视着的远处,那漆黑又密集的山林中,正缓缓凝聚起一抹巨大的黑影。

    仅凭妖气判断,算不得大妖怪,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足够棘手。

    闹事,寻仇,猎食……

    不止是眼前能够看见的这一只,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妖怪们也不少。

    但是——

    到此为止了。

    今剑猝然拔出本体,雪色的刀锋在花火下折射出璀璨的耀芒,随后,起手,挥刀!

    仿佛是名为今剑的付丧神,诞生时那一剑的重现。

    一瞬间绚烂的辉光,代替了原本走向终结的烟火,刹那把整片夜空映亮,神威煌煌。

    常人无法感知到的力量,像一层层扩散开去的波纹,迅速扫过整片地域,把一切蠢蠢欲动的黑暗,都压倒性地尽数镇压。

    那些打算作怪的小妖怪们,纷纷浑身一炸,惊惶地缩回了想要探出的利爪、收回了即将裂开的大嘴。

    他们乖巧地变回了人类伪装,歇下了原本的小心思,该付钱付钱,该走人走人。所过之处,一片和谐。

    至于大妖怪?

    “哼,真是嚣张的家伙。”

    某个暗巷,美貌的少女感知着层层传来的威势,懒懒地抚了抚耳鬓,下一秒,她红唇轻启,吐出的却是浑厚的男音:“这种警告,以为我茨木童子会怕吗?!今天,绝对要找一个猎物!”

    “你这话是认真的吗,不怕死的家伙。”

    “什么人?!”

    茨木童子飞快转身,用于伪装的女式和服有些绊脚,干脆被他一下子撕掉了。

    然而,这番急急忙忙的戒备之下,转头却发现来的是个老熟人。

    “……恶罗王?你还在京都啊。”

    茨木童子斜了斜眼:“虽然之前就有所耳闻,不过真稀奇,你居然真的肯呆在这个尽是阴阳师的地方,不会觉得不适吗。”

    “少讲些有的没的,本大爷可不是来跟你叙旧。”

    恶罗王至今记得这个埋了他还帮忙上坟立碑的可恶家伙,态度自然十分不好。

    茨木童子眼睛一眯,抬起下颚,神态傲慢得没好多少:“那你找我什么事?我今天必须要找到一个合心意的猎物献予挚友,如果你是来妨碍我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挚友……”

    恶罗王闻言顿了顿,在茨木童子即将不耐到极点的时候,方才别别扭扭道:“没错,就是这个……我问你,你是怎么跟酒吞童子套上关系的?”

    “……哈?”茨木童子原本略显暴躁的神情一滞。

    恶罗王见此咬了咬牙,停顿一下后,骤然大声道:“我是在问你——怎么才能向你勾搭酒吞童子一样,勾搭到今剑!”

    我也想跟他处好关系,我也想跟他做朋友……可为什么,我一直都只是在被他揍,啊?!

    ……

    今剑并不知道,如今就在京都某一角,有两个大妖怪相遇的事。

    在一次性的威慑之后,能够做到哪种程度,今剑不再过分关注。或者说,眼下的情况,暂时也没时间让他关注。

    “今剑!”

    熟悉的暴风席卷,扇着双翼的大妖怪,骤然出现在了京都上空,并飞快地朝着这边飞来。

    乌压压的羽毛掉落一路,远远就能够看见对方声势浩大的妖气。

    今剑抬了抬眼,还没说什么,旁边原本在许愿的付丧神们,便率先搭上了腰侧的本体,望着来人冷冷道:“大天狗,现在可是京都的新年祭,你偏要挑这个时候闹事吗?”

    “哼。”

    飞至眼前的大妖怪只分出了一丝余光,剩下的注意力全部投注到了银发付丧神身上。

    大天狗紧了紧手中的手抄台词,尽量自然地摆出事先排练了无数次的微笑,向着付丧神伸出手道:“今剑,许久不见了。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能够邀请你一同出游吗?”

    当然,单单的新年,在大妖怪眼里不值一提。

    但在大天狗看来,每一个跟付丧神相见的日子,都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所以,说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完全没有问题。

    “什……!”

    不等今剑开口,一众付丧神便率先冷下了脸:“这是我们家族的新年,你这家伙过来凑什么热闹!”

    “我觉得通知阴阳寮比较好哟。”

    三日月宗近微微一笑,可惜笑得像深夜的冷月,让人发寒:“毕竟是超级厉害的大妖怪呢,斩杀或者做式神什么的,都很有用。”

    大天狗微微眯起眸子,冷睨了过去:“看在你跟今剑同刀派的份上,慎言,付丧神。”

    “究竟谁说话更加不经大脑?”

    小狐丸开口,唇边的犬齿若隐若现:“阁下的提议真叫小狐不快,想被斩吗?”

    “啊呜……”小天狗左右瞧了瞧,纠结地不行:“那个,不能一起……”

    “不能!”包括大天狗在内的众人,瞬间望向短刀,异口同声。

    说完后,大妖怪和付丧神们一愣,对视一眼,又飞快别开,分外嫌弃:“切!”

    “……咦,今剑,你要去哪里?”

    就在两边剑拔弩张的时候,白鹤发现银发付丧神忽然转过身,向着别处走了。

    这一出声,众人纷纷侧目望来。

    “今剑?”

    “兄长大人!”

    没搭理身后一大片尔康手,今剑随便挑了个方向走,语气淡淡地答道:“你们太吵了,我去别处看看——别跟过来。”

    被留下来的众人目送着付丧神的身影远去,随后——

    “……走掉了。”

    “嘤!都是黑鹤的错!”

    “哈?!为什么又是我背锅,这次明明应该怪那只大天狗吧!”

    “这回我赞成黑鹤的话……不行,兄长走掉了,果然还是好气!可以打狗吗?”

    “打!”

    “哼,一群鼠辈,以为我会怕吗——羽刃风暴!”

    剑光,刀锋,狂风……银发付丧神的背后,一片腥风血雨,好不热闹。

    然而,今剑只独自走着,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背后震天动地的声响似的。

    雪色的袍角缓缓拂过小径旁的花草,一直走了不远的路,今剑方才停下脚步,回身望向来时的地方。

    那里隐隐还能看见一点妖气与神力冲撞形成的耀光,看来是还没打完。

    今剑收回视线,倏尔抬起手。

    在他的掌心,缓缓浮现出了一个圆球。乍看之下,就像很普通的水晶球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球里面,装着金色的液体。

    今剑清楚地记得,在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原本只剩下一两滴了,但是就在刚才,失去的能量回满了最后的一滴,重新恢复成了最完全的状态。

    这即是意味着——他可以回到最初的那个地方,他的故乡,他的源初。

    不知是否察觉到了什么,手中的金球共鸣般的震动起来,发出隐隐的光,像一个小太阳。

    今剑垂眸望了它三秒,下一瞬,倏尔脱手。

    金球自由落体到了地上,脆弱的外壳保护不了内里,金色的能量体骤然挥洒一地。

    液体瞬间化为了无数金色的光点,碎星般浮起,飘在付丧神的周围。

    “抱歉,我选择留下。”

    被围拢于光中的付丧神,语气淡漠却肯定道:“——我要留下。”

    悬浮的光点似乎明白了付丧神的意志,眷恋地在他身侧环绕了几圈后,便突然腾起,向着更高更远的天飞去了——遗憾于付丧神不能同行,它独自归往了源初。

    今剑遥望着最后的一抹光远去——

    只要是神明,如果被虔诚祈求的话,如果那份愿望极致强烈的话,就能够听到祷告者的声音。

    而那个时候,他也确实听见了,在那些付丧神或大妖怪们,阖眸许下愿望时,所呼唤着的名字,全是同一个——

    “今剑/兄长/吾之半身,接下来,也请一直……”

    现在,被许下了愿望的神明,在众人都不曾知晓的情况下,默默予以了回应。

    也即是此刻,神明目送着最后的光点溢散,于重新变得平静的天空下,缓缓道——

    “如君所愿。”

    话音落下的瞬间,天上轰然炸开了一朵巨大的花火。

    那是今晚最后,也最盛大的一个。刹那映照满整个夜空,蜿蜒成一朵盛开于星空之下的,绝美烟火。

    而就在这举世无双的瑰丽之花下——

    “今剑/兄长/吾之半身!”

    吵吵嚷嚷的声音被淹没在爆开的烟火下,天上飞的大妖怪、房顶上跳跃的付丧神,一个个都往这边急奔而来。

    今剑转头望去,掩去唇边微不可查的笑意,挑眉道:“太慢了。”

    ——新的一年,开始了。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